山村少年修武传第四十章:等钱大壮上来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等钱大壮上来

小说:山村少年修武传 作者:多看多写的知秋 更新时间:2017-05-18 04:10 字数:3394
  幽暗的屋内。  石逸做着屈臂支撑,呼呼的低喘声连绵不断,这已经是第两千组了。  大约一刻钟后,他再也坚持不住,一下子瘫倒在地面上,摸了摸小腹,感觉里面的食物都已经被消化一空。  “天还不算晚,再练练。”  休息够了,石逸从地上爬起,大小腿呈九十度弯曲,摆开架势蹲起马步来,没了大石负重,他就练开山拳。  拳如炮弹,霍霍生风,不到片刻便砸出数百拳。  渐渐地,夜深了,石逸打来清水擦去一身臭汗,倒头便睡。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被安排的清晰有条,早上练习归纳吐息,上午晚上进行肉体训练,下午则是磨练武技,为了节约回院吃饭的时间,石逸干脆带着一大包干粮到孤峰上,真的是一刻都没有浪费。  十来天后,石逸的气力和耐力都大大增加,由于每次都是拼尽全力修炼,身体潜在的能力被激发出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五脏六腑都淬炼完成,突破到了第四重易筋之境,大石的重量也由此提升到八百斤。  一个月后,肉体得到巨大的提升,精气冲天,内气充沛。不但如此,内气的收放自如,使七绝腿和虚相刀诀的配合也变得炉火纯青,得心应手。  如今,八百斤的大石对他已经毫无难度可言,不过石逸并不打算一味的增加石头重量,因为他发现蹲马桩步时,身体的承重能力已经到达极限。  这一天大早,石逸照常来到孤峰,却发现平地之上已经站着一人,五官俊朗,眼神有灵,身上透着一股常人难以靠近的孤傲气质,看其袖口的标志应该是外门弟子。  石逸并不认识这人,略感疑惑。  清风宗除了主峰和四座副峰被明令禁止,外门弟子不可进入以外,其它山头都可用来修炼。而且宗门占地极广,大小山脉绵延其中,并不缺适合专研武学的风水宝地。而这孤峰偏远至极,两个月都没见个人影,今日突然遇见一人,说不奇怪也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既然地盘已经被人占去,石逸也不介意,走到大石旁,宝贝似的抱起来,看了那人一眼,便转身离开。  腰捆大石登山。  对,这就是石逸想到的变通方法。  前面他用大石来蹲马步,效果固然好,但容易把肌肉练死练僵,但把大石绑在腰上行走就不一样了。武者的腰力是核心,把压力重心转移到腰上,再移步走动,能轻易地锻炼到肌肉骨胳和筋脉,对力量和耐心的好处不可谓不大。  孤峰正背面各有一条上山的路,因为背面已经被那人占去,所以石逸就在正面选了一处位置,自己开路登山。  找来一根大麻绳,把绳尾编成一个大笼,把大石框在里头,而绳头则在腰上缠上几圈,就这么练了起来。  孤峰有上百丈高,而石逸选的这处又几乎与地面垂直,纯粹用力量来拖动八百斤的大石头,确实是非常吃力。  碰到实在拖不动的地方,他便咬牙举起大石,等走过这个坎再放下去。  步履蹒跚,硬拉带拽,过了小半个时辰,石逸才登上峰顶。  上山托,下山举,无所不用其极……  清风宗竞争激烈,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相对偏僻的地方也被弟子们渐渐发现,  孤峰脚下,一道人影血气如虹,举着大石在颠簸的山路上健步如飞,尽管汗流浃背,但那张清秀脸颊上还是显示着轻松之意。  这些弟子见状都无不震惊。  “我靠,这小子是什么怪物?”  “是啊,就算用内气辅助,也不能举起这千斤来重的石头吧!”  不过,如果让他们知道石逸是完全凭着身体力量做到这点的话,估计会吓得直接蹦起来吧……  孤峰体积庞大,围着跑一圈有数里之远,而石逸举着大石足足跑了五六圈,这才把石头一甩,拍了拍掌满意道:“现在我单臂能举起五百斤的重物,双臂全部发力,上千斤的力气也能使出,就算在易筋境也远超常人了,接下来还是着重修炼武技比较好。”  想到就做,挥刀,踢腿,轰拳…龙精虎猛,赫赫生威。  ……  一处靠近湖泊的院落里,和石逸有过交手的陈浩也在,他道:“堂哥,你见着那小子了?”  陈风点头。  见状,左师弟道,“既然陈师兄见着了他,为何不出手教训一顿,他敢招惹琳儿姑娘,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陈风摇头,淡淡道:“没有必要,他还不值得我出手。”  邪魅少年放下手中的茶杯,笑容带着邪气,“陈风师兄自然是不屑做这等事,你的对手可是那些能与你同场竞技的天才。”  “譬如你?”  “呵呵,陈师兄夸赞了。不过我倒是听说那石逸自入宗以来,就埋头苦练,十足的一个武痴,短短两月能连跨两个境界,也算是天赋异禀。”  陈浩愤然,开口道:“邪师兄你也抬看得起那小子了,什么连跨两个境界,他突破还不是靠着宗门发的丹药吗,十几年才淬体第二重,这种事要是说出来,真是让人脸皮都红。”  “哦?可我又听说他能越过一个境界和你交手数十回合不败,这事你怎么解释。”  陈浩言语一滞,怒气滔天,“这都是哪个王八羔子传出来的,那小子明明是被我压着打。”  此时,陈风开口道:“邪兄说得不错,莫不可小瞧别人,就对武道的热衷方面,石逸并不输于在场的任何人,更要远超过你。另外,你拜托我的那件事我不会答应,有本事就堂堂正正的打垮他。”  陈浩闻言一急,“可是堂哥,只有你亲自动手,宗门才不会怪罪下来啊!况且那小子和石琳儿一直眉来眼去,你不生气?”  “够了!”  ……  不单单是陈浩想教训石逸,另一边的钱大壮也在打这个心思,这两个月他同样没有荒废,现如今已经步入了淬体第三重后期,距离第四重只差临门一脚,联想到以前在石逸身上受的各种窝囊气,他就怒不可竭。  走在路上,钱大壮东瞟西瞟,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眼目一亮,随即出声道:“看这方向,这小子是去擂台广场?”  前方,石逸闲适地迈着步,仰视着远方苍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