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的赞歌第0010章 媚人魅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10章 媚人魅人

小说:刺客的赞歌 作者:算我苏 更新时间:2017-05-18 01:09 字数:2672
  傍晚十分,太阳耐不住寂寞悄然离开,江面上的渔船点起了灯火,如繁星般点缀着贯穿赤焰城的江水。夜幕徐徐降临,家家户户挂起了灯笼,店铺集市依旧门庭若市,来来往往的人群正忙着赶趟晚集,繁华的都市生活才刚刚开始。  “唉,我说沐兄啊,这都找了一天了,不如找个地方歇一歇脚吧”一个面容秀气的男人凑近一个外表英俊但冷气鄙人的男人说道。说话的便是子恒,那个浪荡的酒鬼,另一个便是沐殇。  沐殇的确感觉到一丝疲乏,没有多做推辞,微微点了点头以表默认。  “好,我就尽一尽地主之谊,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看看。”子恒见沐殇没有反对,嘴角微微倾斜,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一处高楼旁,这座楼生的怎怎样不凡?但见∶  玉兰雕杆门前立,大红灯笼四处砌。红砖瓦绿水晶石,水粉胭脂落满地。琴声四溢客言笑,芙蓉帐暖度春宵。鸳鸯楼前娇女应,多少糟妻望夫归。  此处便是这赤焰城最大的青楼鸳鸯楼,这下沐殇的脸变得阴郁起来,站在这鸳鸯楼外,迟迟不愿再向前一步。  “沐兄怎么还不走啊,快点快点,晚了就没位子了。”见沐殇没有回话,子恒赶忙补充道:“没叫你去玩女人,我们去找几个漂亮的清倌人唱唱曲,喝喝酒仅此而已,我可不会去干那虎猱之事(科普一下吧:有一种喜欢吃脑的猿猴叫猱,老虎却天生喜欢这种猱在它背上帮它抓跳蚤,这个猱就会趁机撒尿在老虎头上把它毒死,吃掉老虎的脑袋,中国古代就把男子去青楼行苟且之事比做虎猱,男为虎,女为猱,确实很有意思)。”  古代的青楼可不像华夏的夜总会那么简单。妓分为很多等级,清倌人与红倌人不同,虽同为妓,但只卖艺不卖身。  沐殇听后这才勉强答应,还没进门,三五个浓妆艳服的姑娘就开始对两人进行肢体摩擦了,浓密的劣质胭脂直熏的沐殇头皮发麻。子恒是这里的常客,熟络的叫起来了老鸨:“妈妈,给我安排一桌酒菜,叫几个好看的清倌人。”哦,是子恒公子啊,好久不见啊,最近新来了一位姑娘,色艺双绝,几天就成了我们鸳鸯楼的头牌,要不就她叫给你们唱唱曲吧,不过这价钱就....“  “沐兄,你看这.....”  沐殇低头瞅了眼老鸨,掏出一锭银子随手丢去,:“找个安静的地方。”  “一定一定,是个雅间,就几个人听她唱歌。”  “这么贵,还有其他人,老鸨可不能欺负老客啊。”  “公子这说什么话,这苏姑娘可是我们楼最抢手的姑娘,不熟的人可听不到他唱曲儿呢。”老鸨赶忙解释,生怕子恒生气坏了她的生意。  “我到要看看这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人漫步进入一间雅间,雅间已经有了四个世家公子,大家互相作揖,然后坐定,静待这位四姑娘的到来。  转轴拨弦三两声,为成曲调先有情。姑娘人未出现,远远的便听见了那手指拨弦调音的声音,只是调弦便给人一种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的感觉,如仙女下凡一般,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俄顷,一位女子如仙女般从屏风后缓缓走出,这姑娘生的如何:杂色的衣裙,胭红色的上衣包裹着她凸凹有致,火辣性感的身子,花边繁琐的领口隐隐露出浅白色的抹胸,俏丽的裤装包裹着天然的美腿,一条裤腿是淡蓝色,一条是火红色,如冰与火的对抗交融在一起。腰间束着一条彩色条纹的腰带,衣服上华丽的配饰显得一群愈发美丽。  这没多俏丽的颜色堆积在一起本来会把本来的面貌所掩盖,但任凭如此华丽的装饰也盖不住那张撩人心神的脸蛋。  她微歪着头,一双妙目好似黑葡萄一般,凝神瞩目,如女神般风姿绰约。她回眸一笑,一排细碎的牙齿在火光下明晃晃的,润洁璀璨,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  在场世家公子们都被这绝妙的身姿吸引了过去,露出了一副猪哥的表情,沐殇虽不至此,但心中也被这女子的美貌所触动,唯独这子恒,只顾自个儿喝酒,并没有十分在意那位女子,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女子坐下,幽幽的弹起了曲子,刹那间,生命都静止了,那些公子们微闭着眼睛一副舒适欢畅的表情,沉醉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去了。沐殇的正心青瞳刹那间骤然打开。  “这曲子有鬼,居然可以魅惑人心。”沐殇警惕的看着这位美娇娘,经过几次试探,他发现女子并没有恶意,只是魅惑了那些所谓的公子们,以防止她的演奏被那些低俗的目光干扰,沐殇的正心青瞳却有正心凝神的神效,不过这曲子也就变得索然无味起来。看着陶醉其中的子恒,他无心打扰,写一封信交给老鸨,交代了自己将去的住处,便走出鸳鸯楼,隐匿在黑暗中不知所踪。  子恒这边,一曲前奏,女子便唱出了歌词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参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子恒呆了,眼中噙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往下落。苏姑娘亦是这样,黯然伤神,本来这是她为自己而奏的歌,但却没想到会有同样的人陪她一起落泪。当她与子恒相视时,两人发现对方都流着泪水,苏姑娘脸红了起来,害羞的低下了头。子恒看着她,此时才发现面前的女子竟如此楚楚动人。  苏姑娘低着头理了理自己的妆容,收拾好心情,抬头问道“公子怕是个流浪在外的人吧!”  子恒心头一颤,疑惑的说“为何会这么认为?”  苏姑娘笑了,妩媚的笑容挂在任有着泪迹的脸上显得更加撩人心魄,她徐徐的说道:“这是春秋一无名氏所作(不能被我的架空历史误导,这是宋词大家柳永的曲子《八声甘州》,喜欢语文的值得一背),描写的是游子思家之情,既然公子触景生情,那必定是有所思家了吧。”  子恒没有回答,转口说道“在下子恒,不知姑娘芳名?”  “奴婢苏媚儿。”  “妩媚动人,名字确实适合你”子恒脸上挂起了笑容,“看来苏姑娘也想家了吧。”  “我已经没有家了。”苏媚儿低声说道,眼中带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苏恒见说错了话,连忙道歉“抱歉,提起姑娘的伤心处,实在是抱歉。”  “不碍事的,早就习惯了。”  子恒见安慰没有起作用,便没有再提,转移起话题。很快两人熟络起来,谈天说地,仿佛认识很久一般。也许缘分就是如此,把不同的两种人联系在一起,产生交集,也许感情的表达就是如此简单。  夜已深,两人的聊天也随着烛台的熄燃尽而终止。子恒很久没有遇到如此知己,心情十分的舒畅。聊了快一个多时辰,子恒意犹未尽但耐不住时间的流逝便起身告辞。  苏姑娘看着离去的子恒,皱眉凝神,犹豫再三,弱弱的问了句“明天你还会来吗?”  子恒转过头,面带微笑说道“会的。”  子恒走出鸳鸯楼,向着巷尾走去,却不知二楼的木窗后,一位美丽的女子正凝神望着她的背影,眼中满满的都是爱意,当子恒消失在街口时,女子小声嘀咕了一句:“真帅。”  幽静的小道旁,子恒回忆着刚才的点点滴滴,本应无比快乐,但耳畔又响起了那首曲子,尘封已久的回忆放电影般浮现在眼前,眼中的笑意也变得荡然无存。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算我苏 说:求打赏求推荐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刺客的赞歌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