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生第二百一十七章 兔窟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兔窟

小说:鱼生 作者:有人 更新时间:2017-08-11 08:21 字数:4019
  第二天一早刚刚吃过早饭,小迷糊把寒夜拉到一旁问道‘阿夜,你知道月月昨晚跟我说什么吗?’。  寒夜脸上看不出什么只是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露馅了吧,‘不知道啊,你们两个女孩子的悄悄话我不必了解的那么详细了吧’。  小迷糊脸上罕见的郑重,‘哪有什么悄悄话,月月比你们男孩子还要倔强,她说今天要自己去找什么楼的麻烦,还让我千万不能告诉你,本来她连我都不想告诉的,我是跟她说我今天去学院她才告诉我的,你得想想办法,不能让月月往火坑里挑’。  寒夜眼珠子一蹬,‘反了她了,这个时候给我出去找事,我剁了她’。  小迷糊撅着嘴唇粉拳敲打在寒夜解释的胸膛上,‘别闹,我跟你说认真的呢,我是真着急’。  寒夜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才回答道‘其实帮她也容易,出来混不可能一帆风顺,月月只是钻进了牛角尖,你去学院图书馆找两本跟上古唐门有关的书籍,她若是能看进去的话没准能放弃这个计划’。  小迷糊拧着的五官舒展开,‘对啊,六姐怎么想不到呢,我现在就去’。  寒夜拉住小迷糊的手臂,脸上是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你这么去可不行,万一你找的书月月看不进去呢?’。  小迷糊两眼放光的看着寒夜,她知道寒夜这么说一定是想好了办法,‘那你告诉人家怎么办嘛’。  寒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道‘你不是跟她说你今天要去学院吗?上次要你去问蛮王谁是内奸你也没问出来,这次再去,无论如何也得问出来,至于唐月月的事你只需要找几本看上去特别有年头的书即可,一定要在天黑之后回来,你回来的早若是她真的不喜欢你借的书还有时间去找重元楼的麻烦,天黑她就没时间了’。  好不容易把小迷糊忽悠走,徐达进来禀报‘门主,十三家联盟今天陆续都往沈新昌府邸集聚’。  寒夜心里衡量着稍后的战斗,问道‘让你查的事情怎样了?’。  ‘会禀门主,城东所有药店没有找到死门的人,属下猜测城东的死门成员已经悉数撤退,毒箭同样一无所获’。  寒夜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若是那么简单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到死门的人,彭吾也不会把他们当成心头肉。  ‘你去叫其他人来开会’。  与此同时准备出发的范蠡突然接到陆洋传讯,一行十几人刚刚迈出野狼团总部又调头回去,范蠡心里还在庆幸他这次赌对了,寒夜做事真是滴水不漏。  兄弟盟老大雄心康带着心腹十多人行色匆匆的前往沈府,王元被生擒的消息他已知晓,明面上他还是和十三家联盟共进退,实际上他早投奔了朱大人,朱大人交给他的任务很简单,便是不惜一切辅佐沈新昌,难老子阵的事情他同样知道,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更加担忧,他担心王元能不能保守秘密,他同样担心沈新昌率领的十三家联盟不能抵挡的住寒门的铁蹄。  在他忧心忡忡的思考未来之时,一根疾驰而来的箭矢带着破风声直射过来,雄心康愣神着忘记闪躲,这时身后的一个壮汉把他扑到地上,那根箭矢射穿身后那人的脖子,雄心康趴在地上差一点被他身上的壮汉压死,那壮汉表现的极为老道,一直保护着雄心康的头颅弓着身子慢慢后退进一条狭窄的胡同。  手下人都是抽出明晃晃的刀剑,警戒着退到胡同之内。  躲在一个小贩身后的暴雷掂量着张稳稳的连弩,不理会小贩震惊的眼神问道‘这弩也不怎么样嘛!现在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我们是不是该动手嘞’。  张稳稳接过连弩,微笑着如书生一般,看他的笑容丝毫不会想到他就是掀起腥风血雨的毒箭的负责人,‘雷哥说笑了,毒箭已经把事情做完’。  ‘做完了?’,暴雷听完后撒丫子跑向雄心康退守的那条胡同内,刚刚站在胡同口便闻到刺鼻的血腥味,七八个毒箭成员正在寻找是否存有活口,如果有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刀,暴雷捂着鼻子喊道‘你们动手还真他娘的快啊,这群人的头头呢’。  其中一名毒箭走到一具瑟瑟发抖的‘尸体’前,大腿用力一脚踢飞装死的雄心康,雄心康只感觉腰下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落地后又轱辘几圈才卸去这一脚的力道,不等暴雷说话他先嗷一嗓子喊出来。  ‘好汉慢动手,我、我、我、、’,他吞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虎口脱险,暴雷狞笑着慢慢抽出黑尺。  雄心康下定决心,尽管他害怕朱大人害怕的要死,可这次是真的要死了,‘我有话说,我有话说,我知道朱大人的秘密,事关文曲城飞仙令’。  可惜的是,暴雷挥尺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疑,一尺拍下后雄心康半个脑瓜骨碎成渣滓,红的血液白的脑浆掺杂在一起,场面好不血腥。  虽然明知道唐月月说要对付重元楼是气话,可寒夜还是选择了跟她一起去半路截杀沈新昌的另一死忠-斧头帮老大石宏。  暗眼探子紧盯着张扬的石宏,寒夜和唐月月选了一家他们必经之路上的面摊等待。  唐月月虽然强装镇定,可寒夜还是能看清楚她内心的焦急,的确,他们这群人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被生擒活捉不论是谁都是接受不了,唐月月不说并不代表寒夜猜不出来,她真的需要好好发泄一下。  因为刚刚过了饭点,面摊上还没有几个吃面的人,更多的是要了一壶茶水谈天说地的普通人,这时一个轻浮的修士踩着八字步走过来,还没等近身就能闻到冲天的酒气。  他轻轻打了一个酒嗝,觉得英气逼人的短发唐月月很符合他猎艳的口味便极为熟络的坐在寒夜对面盯着唐月月看。  唐月月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一遍遍的调整呼吸平缓有些激荡的情绪。  那人自讨个没趣,转而问寒夜道‘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有些事情我说的直白点你能接受吗?’。  寒夜觉得有点意思便点点头,‘朋友但说无妨’。  ‘我这人呢没有太大的优点或者缺点,要真说有什么缺点呢便是爱玩女人,优点呢就是特别爱玩女人’。  寒夜还是有些摸不清这小子到底想说什么,‘然后呢?’。  ‘呃,这姑娘不是你的女人吧?’,那人还算有些良知的问道。  寒夜摇摇头。  ‘我想让这姑娘陪我睡一宿,引气丹我有的是,丹药更是不在话下,你说我有没有可能达成心愿?’。  唐月月闭着的双眼蓦然睁开,沉着一口气脚尖轻点桌面飞掠出去,还在空中双手不断挥动大把的暗器甩出,刚刚露头的石宏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唐月月长什么样子便被打成筛子,他身后的人抽出刀剑却没有交战的勇气,四面八方的逃窜。  唐月月从怀里掏出一枚钢珠用力的砸在还没死透的石宏胸口,‘砰’一声闷响,石宏胸口炸裂出一个篮球大小的窟窿,内脏流淌一地,这下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  确认石宏死亡后,唐月月脚下用力围着奔跑的斧头帮帮众移动,各种各样的暗器甩出,斧头帮帮众接二连三的倒下。  面摊上的普通人坐在原地抻脖子看个热闹,城内不乏当街厮杀的先河,可这么凶猛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寒夜笑呵呵的在傻眼的修士面前摆了摆手臂,轻浮修士才回过神大口的吞咽唾沫,寒夜起身扔下几枚引气丹之后问道‘你说你有没有可能达成心愿?’。  那人赶紧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乎摇得慢了一分便会步斧头帮帮众的后尘。  寒夜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走到唐月月身边看着她冷厉的不像样子的面孔说道‘好啦!该发泄的也发泄了,跟我去沈府看看吧,那里应该也结束战斗了吧’。  唐月月晃动着发麻的手臂,冷硬的恩了一声。  就在这时一个暗眼探子从一家酒楼里走出,先展示一下特制的暗眼腰牌,随后小声说道‘启禀门主,沈府战斗结束,沈建飞连同六名老大尽皆战死,沈新昌还有罗生堂老大富盛逃窜,还有三家老大在半路折回’。  那人禀告完消息便走,几步后融入喧嚣的文曲城内,唐月月发泄完后感觉一阵的神清气爽,连久久没有进展的修为都强上一丁半点,把鬓角上的碎发别在耳后问道‘出岔子了?’。  寒夜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虽然沈新昌逃走,可一切还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他不是神,只能尽可能的做到完美,也许有些人是他如今还算计不了的,可沈新昌明显不是。  ‘还都在控制中,沈新昌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那三个半路折回去的势力沈新昌不会去投奔,现在找他们只是羊入虎口,他们一定会绑了沈新昌找我邀功,他能去的只有一家-野狼团’。  唐月月接着说道‘可他不会想到范蠡早是你的人,他迟迟不动身也是遵从你的命令吧’。  寒夜一边走一边说道‘当然,当老大的日子久了都喜欢做两手准备,原本以为这是多此一举呢!现在陪我去看看沈新昌的老家吧’。  唐月月眉毛一挑,‘战斗都结束了还去那里干什么?干嘛不一鼓作气灭了那三个墙头草?’。  寒夜反问道‘城东多的是墙头草杀的过来吗?’。  ‘那跟去沈新昌老家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只是想看看沈新昌是怎么逃走的’。  两人一问一答之时便来到沈府门前,这时门前正停靠着两辆马车,毒箭熟练的料理着后事,丁寻带人直奔野狼团,现在做主的是蔡天寅和枯子豪二人。  寒夜二人看都不看装满马车的尸体,大步迈进沈府院落内。  蔡天寅走上前来,直接的问道‘阿夜,你来的正好,扶桑已经被送回寒门,这还有点意想不到的情况,沈府的家眷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寒夜疑惑的看了一眼蔡天寅问道‘毒箭没告诉你怎么做吗?’。  蔡天寅解释道‘毒箭也不知道,我们能这么快的打下沈府是因为沈府长子沈金洪打开侧门放我们进来的’。  ‘沈金洪?’寒夜千算万算可就没算到这里的战斗这么容易结束竟然是因为窝里反‘沈新昌怎么跑的,沈金洪又是为什么放你们进来,我还真是小看了沈家呢,没想到这里面这么复杂’。  蔡天寅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说道‘那老小子能跑是因为后院有一条密道,沈金洪说是直接通到一条街外的回春堂药店,那里是沈家的产业之一,杨子带着两个毒箭成员和沈金洪一起下密道追击’。  说的人很随意,听的人却是心思一动,寒夜莫名的想到一个成语,‘狡兔三窟’,随着在文曲城越发有名,寒夜便越发的谨慎,他格外的想为寒门众人铺设后路,所以他对难老子阵势在必得,这冷不丁的得到一条密道让他心思彻底活泛起来,这里何尝不能作为寒门撤退时的一条后路呢。  ‘现在都谁知道那条密道?’,寒夜眼中孕育精光,压低声音问道。  蔡天寅被问得一愣,‘还有谁知道?似乎、好像、好像只有、我、我还没来得及问呢’。  寒夜吩咐道‘先不去看密道,封锁消息,尽量不要让人靠近那条密道,沈家家眷和我们的人都不行,带我去看看沈家家眷,杨子他们回来直接来找我,我有话要问沈金洪’。  唐月月不知道寒夜抽什么风,可他知道寒夜肯定不会让寒门一方人吃亏,蔡天寅试探着询问寒夜的口风,‘你、你又想到什么了?’。  寒夜嘴角上扬,看着城内最核心的方向喃喃道‘做大事的人不能一味的横冲直撞,巩固后方也很重要,现在寒门什么都不缺,只缺少几个兔窟,对!就是兔窟!’。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鱼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