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途九州第五章亦正亦魔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亦正亦魔

小说:天途九州 作者:一代粮农 更新时间:2017-08-11 07:42 字数:4203
  “宫主”  七人对望一眼,神似一愣,转而,有种窃喜之意,似乎意味到什么?不过眼前这些,哪怕没有这些,他们也会知道该如何做。  片刻,对于那,回应他的只有句冷哼的杀气暴射而出。“我们古罗宫的事,就不由你费心了,叫我们宫主,你也配,我们足矣”。一老袍者气刹十足而道。  况且,敌人气势汹汹,来者不善,都小瞧轻蔑到如此,哪怕他再弱,况凡是有点骨气都受不了,不甘落人屈他之下,况且他们还是活了上老的老古董,怎能受得了如此怄气。  “是不是,他死了?”  男子眼色微眯,沉问道,见此,他有点不确定。  “死,也不应该是你吗?”  “口雌之强,不知等下你是否还有勇气站于我面前。”  “大战来临之际,虽说我们是敌,但我还是想问一下,照理你应该死于那战之下,一个已死之人,为何如今还活着并出现于这。如此明目张胆且大张旗鼓的来,不夸其大,这普天之下,不敢说第一,但我们称二还未有那个门派敢称一,这也足矣说明我们的底蕴,你,来究竟为何事?”另一个老者充淡着一股严威之声,镇压四方,向那身影压制而去。  不过对这,那身影只是轻轻一抹,那股威压之力便就此散去。  “哈哈……”  “就这点力量,就凭你,还质问我,笑话,你觉得我会告诉一个将死之人?或者说你有那实力?而且你所说的也是个莫大的笑话,你们古罗宫很强,”的确,说到这,他都不自觉间的透着股腾腾杀气,一下使得四周散发的出压抑变得更重了,因为这是他的一个痛处,当年就是这个门派的宫主把他斩杀。  “他若不死,我亦不灭”一股猖獗的霸气从语气透散而出。 “外面的世界很大,你们不过只是丸隅一偶的一个“王”,不要把你们古罗宫看得太强了,至于来这,“桀桀”,不很明显吗?看来你们是真的老了,记忆是如此的差,你们欠我的债就不想还了?”说到此,玩味的语气都不自觉间逐渐变得阴森暗沉起来。  “根不灭,草不死,道不灭,法长存”老者心里喃昵着,突然他似乎想到什么,一个传说,里面涉及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想到这,他都心起悚然,大惊道,你是……  “想到什么了?”瞧见那失色的眼神,他并不感到惊奇,怪异而道。  “那他是谁,在什么地方?”老者强压心中的颤异紧接追问。  “你会不会觉得你的话太多了?他是你们一道无法跨越的坎,那是你们无法触碰的宏沟,你们为生存垂死的挣扎,因他的到来,幻化成土,万劫不复。”  “再说你们古罗宫的事,“哼”,我可不想操那心,跟你们浪费这么多口舌,也只想让双手干净点,怕等下处理起来脏手。”那身影徐徐说道,表现出自己仿佛像是很伟大的样子。  不过便又紧接着, “不可为而为之,匹夫之勇的勇气,能换来什么?柿子的确不是何人都能捏,因为它需要力量做为筹码,当野心的欲望撑破了不实际的现实,就如同一个被欲望的膨胀充昏头脑的气球,结果换来的只是气爆身亡,这也就就是目前这世界弱者的悲衰,而在我的世界里,柿子终究是柿子,想不想捏,捏的程度全在我一念之间。”  “犹如今天一样,古罗宫也将步入你们的后尘,不复存在。当年你们的欠下的债,是该要偿还了,太久,也许你们都已忘记。时间总是能将很多回忆慢慢磨灭消淡,包括我也抵挡不住这时间世俗的力量,虽是如此,但每当我想忘记,脑海就是总是沉浮那天当时的画面,使我心如刀绞,倍受折磨煎熬,那种感觉,你们有过没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如此狠心啊你们,说着还表现出一副悲伤模样。一下就凌然过来,不过这以不重要了,一切已经过去,生活还将继续,将来总要缔造。”  随之眼角变得阴沉,沉稳凌然而道“过去终究化为历史,散尽长河之中,但这未来,历史我来定。”“你们口口声声说保护世间为己任,今天,我就把我承受的一切还于你们眼中那所谓的正义,我倒要看看,那自古邪不胜正的传说是否存在?”  “强词夺理,你的过往我们不想探究,但我们知道,自作孽不可活,逆天者,必遭谴,违律者,自当诛。魔道,自古以来,灾之源无人道,阴暗恶极,侵蚀腐化人心坠入渊暗,使其做恶,助纣为虐,扰乱世间安宁,魔出世乱,哪一次不是造成世界动乱,生灵涂炭人流失所,你你所为造成的后果,想必你们比谁都清楚,那样的下场,人人得而诛之,那次之战,你造就了那事,给这世界带来的痛苦与折磨,与比你起来,你那不甘一提,这仇,也许这就是宿命,人虽老,但也是根骨,也不是什么狗都能啃得了的。”虽说即将兵刃相见,可瞧得那说话一道一道,颠覆是非之强,这边老者在口头上也不遑多让,针锋相对。  “哼!老东西,人人得而诛之,你们去觉得可笑吗?何谓魔何谓正,古今往来,你们谁说得清,这因你们谁定,其界限呢,你们分的准则是什么?可笑,不过,我也就只佩服你们所谓的正义一方,“自身清高,道理条条是道”的本事。”  “在这大千世界里,我们都是以卑微的生命而活着,但总有那么几个另类,不甘平凡庸俗的生活,所以他们在奋斗,努力提高自己的力量,以获得更多的生存权。而这条路上,你我也是踏上这样一条路的后来者,我们追求利益的途径不同,但结果和最终的效果还是一样,实力武道,亦是我们终究的目标,强者荣耀光环,我们都在期盼渴望而默默努力的奋斗着,但又有多少人,在这之间,把初心能坚持到最后,很多人在这之间完成了身份的转换,变成当初自己励志要打倒的敌人、目标,自己变成了自己要杀的敌人的身份,这是一个多么可笑亦可悲的现实。现实中的身份他在时刻替换着,找到它那可以存活下去的角色,“魔也好,正也罢,无不如此”生活不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与无奈。一个残忍事实的陈说,所以你们用不了如此激动,以自己内心偏激的“三观”看世界,在我面前显得如此那么的高贵。”  “你们有你们的规则,我们也有我们的法则,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的生存法则,不是挺好的,但为什么?你们总要干涉这法则,使得它充满血腥味,要说魔,你们比魔更可怕,如果说灾难源于我们,那么你们就是最大的谋划者,怂恿者”  “凭什么,我们做事,总受到你们的干扰破坏消灭,而你们做的呢?都是好的,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反抗这肮脏的法则世界,魔难道就不应该存活于事世?你们不是正义吗?普渡众生,为何将我魔道拒之门外?逼绝消灭致死,你们不是会说大道吗?告诉我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他那气势愤恨咆哮如雷,响绝星空。  紧接便又自语着, “哼!好,今天,我也不跟你们论什么善恶之分,道理谁都会说,但实力终究才是王道,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迢迢论是非,这是强者为王的世界,他们扼守游戏的咽唯,主宰而制定其规则,因他而改动,这一切只在他们一念之间,旁观游戏中角色们的争斗史,尤为雅兴,乐孑不疲。”  我想我们谁也都不想成为那之中的角色,任人摆布的棋子,所以我们都在奋斗,拼搏而努力,直到有那足够憾动抗衡且改变这规则的实力,那是,很好,这坎已拌不了你主宰的步伐。我要变强,追求自己终极道路,那是我的征途,我,不想成为那只在灾难来临时,不知所措,像只待人来宰割的羔羊,我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依靠他人左右决定自己的未来,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只想要我应得的,做我该做的,在我没有倒下之前,掌握自己的命运,有错吗?  “正义公义公平请问这世间有过?当我在无尽黑暗面前,备受煎熬,是多么无助时,正义在哪?当我受那弱肉强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痛与无奈时,公平在哪?同是出身同是人,我却是如老鼠一样苟活,你们却受万人膜拜,着所有的一切,无不是见证这世界肮脏的规则,我也不想评判生存的标准,我只知道,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全凭我这双手打出来的,看着那直弯的手臂而紧握的拳头,而这一切,在你们所谓正义的眼里,却被称之为恶魔,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我们有罪,我们也要生存,当一个生灵在为之生命繁衍相传而存活下去去奋斗,有错吗?”  “如真有错,对我而言,人若不公,以法伏人,天若不公,逆天改命。”说着话时霸气的语气震荡天际。  “唉!孽缘啊!”摇了摇头,此刻他们知道,无论如何说,都于事无补,他已经怨念积尘多年,仇恨已蒙闭心灵的双眼。  “正魔的确自古一来就没有真正的定义,我也不知如何定义,但我知道,不管如何,我们都脱不掉我们是世俗是人的身份,这是你们于我们不同的地方,也是区别的地方,我们有感情,我们有要保护的人,我们有要守护的东西人或物,我们不问是与非,对与错,我们只知道,当战争的烈火侵犯我们的和平,破坏我们的安宁、生活,不管敌人它有多强大,我们都会奋力抵抗,把它赶出我们的生活,甚是不惜消灭它来换来我们的生活。  “哼!总之你们都该死,你们所谓的正义与保护,不过是个伪善的托词,装着所谓英雄的面具,整天满嘴喊着拯救世人于水土火热之中,可你们看看被你们拯救的有多少个,又还有多少正在受那痛苦的灾难之中,被之夺去生命,听听看看,他们那捶死前的挣扎与纳喊,这一切的一切,你们是否看到,听到,可又曾去在意关心,然他们等待的英雄并未如期而至赶来,在这一刻,我不知他们是否憔悴、失望,心灰意冷,他们的英雄抛弃了他们,在战火连绵不断的日子里,他们渴望个安定的生活,但却在这只中却尤像个迷路的孤儿,找不到那条传说中回家的路途,他们需求不高,只是活着下去而已,而你们却连个生存机会的权力都给与不了他们,这就是你们的守护?”  “也就这时,正是我们的横空出世,是我们魔,给了他们短暂的光明,存活的希望,哪怕那么一刹,他们也却牢牢把握着。”看,只见他那手一划,一个画像展现而出,这是一个灾难现场的画面,场面透着腥红,血的腥味释荡漂浮充满空气,狼烟四起,滚滚烟尘沉浮于战场之中,战戈散射四周,七横八摆的陈尸遍地,在这一刻,虽然伤亡惨重,但他们依旧在顽强奋斗,战火连天的烈焰猛烈的攻势下,他们开始不敌,那毁灭之力太强大了,想要阻止却无从下手,如蜉蝣憾大树,最后,他们不知所措,目前寄望于援军的到来,他们在奋杀中等了很久,援军没来,此刻已经筋疲力尽的他们也不知能坚持多久,久而之,他们绝望了,他们知道,这场仗,他们失败了,等来的只有死亡 了。  忽然,在这绝望而充满奄奄一息的气息下,一股暗流悄无声息的顿入一人,随而的,只见那凝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眼里还透着股暗气涌动,黑气蕴绕身体,样子狰狞,接着便见他抓起一旁的武器。  “杀”!  随着一声落下,只见一颗头颅也紧接伴着划落,这是他身旁一人,在毫无预兆下被他斩下头颅。  “你干嘛!”这一幕当然也被另一旁的人看见了,大声吼道。“他是我们的战友,兄弟,我们同生共死过多回,他不愿相信是真的,哪怕事实发生在眼前,。”他很不解,也很震惊、愤怒,所以说着便要向过去看什么回事,不料,咔,又是一下,一颗头颅滑落,但这回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天途九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