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符之校园修真武侠风48、“情人剑”的由来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48、“情人剑”的由来

小说:我符之校园修真武侠风 作者:潇洒猫去望海潮 更新时间:2018-01-13 22:49 字数:2692
  可以说,是百花教成就了“绝情剑客”,当然,这所谓的“成就”是被逼出来的。  “绝情剑客”原叫薛西淬,临海路滑州人,青年时喜欢四处游历。一次,他游至滨海路一座大山中,恰逢当地歌墟,青年男女们轮着在台上对唱。薛西淬自己不会唱山歌,却在台下看着听着不肯走,觉得很有味道,深合己心。  到一位姑娘上台,薛西淬眼前已是一亮,不仅是姑娘貌美如花,那眉眼、那韵味恰是他喜欢的,待姑娘一开口唱山歌,薛西淬的心如被锤子击中了。霎时间,天好蓝,山好青,一切都那么美好!  歌墟散了,人们散了,薛西淬却尾随着姑娘,到了一个山蛮的寨子。薛西淬想尽办法,留了下来。寨子里的人干活,他也跟着干活,尤其是姑娘去到哪,他就跟到哪里,什么都没说,只是帮着干活。混了许久,山寨里的话虽与东安官话相通,口音却有区别,他连当地话都学会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等到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那次,姑娘与同伴们上山采药,他跟了去。姑娘攀在山崖上,口里唱着山歌,他正听得如醉,陡然间,姑娘轻呼一声,从高处落下,就离他不远,他来不及想什么,身子一纵,上去抱住了姑娘,一起飘落在地。  他起初还以为是上天赐给他的良机,抱着姑娘飘落时,内心充满了感激和兴奋。可落地后定眼一看,姑娘在他怀里,一点也没有惊慌害怕的意思,还甜甜地在笑。他这才明白,机会是姑娘特意给他的。他没说,难道人家就看不出他的心思吗?他晨起即练武,早落在人家的眼里了。  两人好上了,没做什么,也就是一起干活,晚饭后,姑娘偎依在他怀里,两个说些情话。薛西淬却始终认为,这是他一生中度过的最好时光。  姑娘愿意,姑娘的家里人也没意见,薛西淬要明媒正娶,便急急赶回家,禀明父母。当他取得父母同意,乾坤戒中塞满了聘礼,以最快速度赶回时,姑娘却不在了。姑娘的家里人说,她被百花教选去了,据来挑选的教里人说,是作为十二花使的备选。  在山蛮人的心目中,百花教的十二花使是圣洁的,是供人膜拜的。姑娘的家里人自不会反对,反而颇为自豪,只对薛西淬说,要娶姑娘,就要等一等了。  薛西淬便等,一年、两年……都没等到姑娘回来,去姑娘家问,也毫无音讯。姑娘被选上了吗?要是没选上,早该回来了吧?她被留在教里了?姑娘就算当上了十二花使之一,几年之内,总会回家探望的。他抱着希望,继续等着。  他无心再出外游历,唯有练剑。先在自己的家里练,练不下了,就去姑娘家所在的寨子里练。他把对姑娘的一腔思念,都化入了剑术之中。当天上下着濛濛细雨时,他会想,姑娘在想自己吗?她知道,自己也在想她吗?如何才能让她知道,自己不愿她如此忧愁?当雨下大了,他又想,姑娘不会是受到什么人的欺负吧?那怎么行!可惜自己不在她身边,不能为她分忧……  他发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多愁善感,天气变化,一草一木,都能让他敏感地想到姑娘,想到姑娘的一颦一笑,体会到姑娘的喜怒哀乐。这点点滴滴,一切的感觉,都被他融入剑术之中。终于,他的剑术得以大成,他把这套以其它剑术为基础,已化为自己独有,带着浓浓的自身风格的剑术,称为“情人剑”。  那时,他仍在想,不管怎么样,不管等多久,姑娘一定也在等他,她守身如玉,在等他娶她。他坚信,熬到见面的日子,两人之间,依然甜如蜜,一如姑娘依偎在他怀里互说情话时。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了百花教十二花使的内幕,当即决定,不再等了,他要立即找回姑娘。不管姑娘受到了怎样的伤害,他都要找回她,一找回,马上拜堂成亲。  百花教既然是这样的货色,他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不知道其总舵所在,他就到处搜寻百花教的人,低层的教众不了解情况,就找高层的。一次,他费了好大功夫,擒住了一名百花教的香主,问出了其总舵所在,却已不在东安皇朝境内。当他问及自己等了许久的姑娘时,却听到了一个噩耗。原来,姑娘早在被选中,成为十二花使之一的当天晚上,自杀了。这事在总舵极为轰动,那香主其时正在总舵,听闻此事,便连姑娘的名字也记住了。  那晚,大雨如注,他在雨中呆了一夜,哀悼姑娘和彼此的感情。那一夜,他紧紧抓着自己的剑,姑娘再也见不到了,他剩下的,唯有这把剑了。姑娘没了,不!就当姑娘之魂融入了自己的剑,这把剑,就是姑娘的化身,就是自己的情人,就让“她”陪伴自己一生吧!  握在手里的剑,薛西淬仿佛面对着姑娘,这让他慢慢恢复了理智。他知道凭自己的修为和身手,便去到百花教总舵,也报不了仇。他就以自己的方式复仇。很快,百花教徒中就流传着,在临海路、滨海路一带,千万别碰到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那人剑术极高,见到百花教徒,必杀无赦。  薛西淬自从听到姑娘自杀的消息后,就一直穿白衣,姑娘不知葬在何处,无从祭奠,便以此祭奠,寄托哀思吧。他还自取了“绝情剑客”的名号,从此不再谈情,发誓终生不娶,以斩尽百花教徒为己任。“绝情剑客”,使的却是“情人剑”,看似有些反讽的意味,内里浸透的,满满的都是辛酸。  望辉听过“绝情剑客”的名头,不敢作战,带人只是逃窜。“绝情剑客”跟在后,不时冲杀上来,被他们以暗器一次又一次逼退。“绝情剑客”近身不得,也取出弓箭,朝马车上射来。不过相比他的剑,其箭术要逊色得多,不仅不能在使轻功时射箭,急停时射出的箭,那准头以及时机的把握并不太佳。车厢尾部的金属大箱,被望辉他们竖起挡箭,箭射在上面,“铛铛”作响。箭射在马车上,插得极深,震动极大,马车要不是特制的,恐怕就散架了。蕴真境使的弓箭,力道之强,可见一斑。  “绝情剑客”只是射人,却没射马,大约是不想伤及无辜,即便是马,又或许是有把握慢慢磨死他们。“绝情剑客”只是独身追杀,没有高声向四周呼唤,也没传讯出去,是想独自斩杀他们。望辉也知道,身为百花教徒,一旦遇上“绝情剑客”,双方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两匹万里马拉着他们七人,那金属大箱又极为沉重,怎么也摆脱不了“绝情剑客”的追杀。  望辉想起自己的乾坤戒中有面大旗,便取出,令一名藏穴境的手下挥舞着,格挡箭支,同时遮掩马车上的情况。他低声吩咐几句后,趁马车刚拐了一个弯,抱起金属大箱,一个翻滚,借轻功掩盖住声响,落在地上,匿在长草丛中。  等“绝情剑客”过去了一会,望辉起身而行。因金属大箱太重,不可能抱着以轻功赶路,他便就近埋了起来。他记住了附近的景物,那儿就一处杨桃林,很好认。  望辉赶到海边,上了接应的一艘渔船。他吩咐把船驶到离岸较远处等待,等了许久,不见乘马车的六名手下,却等到了“绝情剑客”。“绝情剑客”看着船上的他,冷笑道:“居然会金蝉脱壳!这次算你命大。你最好祈祷,以后别碰上我。再说了,你的手下挺忠心的嘛,逼问到最后一个,才吐露这儿。”  望辉没问手下如何,落到“绝情剑客”的手里,下场已经注定。他急急下令开船,“绝情剑客”水性或许不行,在岸上射了几箭,没有下海追过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我符之校园修真武侠风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