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谋高手第二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小说:阳谋高手 作者:临风 更新时间:2018-01-13 20:18 字数:2663
  某一间办公室中,活动的老板椅,背对着办公桌,背对着一个满脸横肉,身材魁梧的男子  “你说,那小子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老,老板,我也不知道啊,现在黑白两道都在找这小子,可谁都没有消息啊。”  “嗯?”  “老板,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转椅忽地转过,露出一双阴狠的眼睛,藏在镜片背后。似乎发着光。两片嘴唇一动  “还不快去找!”  “叮铃铃,叮铃铃”  忽地一阵铃声,满脸横肉的汉子想要去接,老板轻压住了他的手,示意他。汉子退到一边,  电话里头,似乎很激动,老板却异常冷静“嗯,好,把人给我带过来。”  “锤子,下去接下人”  原来这汉子叫锤子,果然人如其名,只是这脑子,估计没那么灵光了。当一个好的打手,一条忠心的狗。  车水马龙的街道,往来行人来去匆匆,裹紧自己的衣服恨不得将头缩进里面去,不出来。墙角蹲着乞丐,不依不饶的伸出手,可怜巴巴的祈求明天早上的早餐,公交车里挤满了一车又一车的人,即便天黑了,夜深了。可是,为了生活,为了明天的早餐。谁,又敢停歇?行色匆匆停不下来的脚步渐渐的都会流逝,夜深了…  一辆金杯面包车碾踩着霓虹的灯光而过,摇摇晃晃,时不时发出金属的响声。行驶在夜幕里。在微风中,格外静谧安然。一段旅途总会有终点,就像人的一生,最终还是逃不过一抷黄土埋。逃过都市夜晚的寂静,郊外的天空显得格外阴沉。每个城市都有着追不上时代发展的产物,它们的最后结果只能是被摧毁和被遗弃,郊外的仓库。暗影重重,带着锈迹斑斑,点缀着青青葱葱。面包车停下,忽次一声,跳下来八九个汉子,一间仓库门口,同样子出来两个青年,头上花花绿绿,满胳膊的纹身,满脸堆肉,笑脸相迎。  “锤子哥,来了哦,来来抽支烟。”  “不用了,人嘞,赶紧给我带来。”  “是是是,人在里面,不过…”  锤子冷眼一扫,冷哼一声“不过什么,有话说,有屁放,别他妈磨磨唧唧浪费老子时间”  “就是这个价钱,你看是不是,嘿嘿”  “妈的,给了你们十五万还不够,别惹急了老子,不然,你的命也要交代在这里!”  “锤子哥,这样子就不够意思了,都是出来混的,谁都不容易”说罢,想伸手拍拍锤子的肩膀  锤子一脸冷漠,推开了他的手“黄毛,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他妈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别他妈的脸了”  黄毛收起笑容,带着那一丝的残忍“锤子哥,既然谈不拢,别怪我不给面子了,三哥,出来吧”话音刚落,跳出来三十多个同样花花绿绿的青年人,手提着刀,一脸的狞笑。  “是你,马老三”锤子眼睛一眯  “大锤子,别来无恙啊”  “怎么着,今天这事,你也想插一手?你觉得,你玩得过我云翔集团”  “你云翔集团是势大,不过道上都传遍了,这东西,烫手啊,再说了,你云翔集团,也玩不过那个吧。”  “这..马老三,你他妈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老爷子放出话了,只要帮他找到那东西,在满足他另外两个条件。老爷子几十年的产业,就继承给谁,还有他那个如花似玉的孙女,我马老三,天天晚上做梦都想啊”  “就凭你马老三,笑话,你马老三那点本事,道上的兄弟谁还不是清楚,你马老三,给我提鞋老子都觉得脏”  “锤狗,老子说你先走得出这里在跟老子逼逼,但是,今天,老子不想放你走”  “就凭你马老三,老子怕还不够格,兄弟们,操家伙,跟他马老三干一场”  “我马老三混这么多年,难道还怕了你?兄弟们,跟我上”  ….  一场厮杀,手起刀落,血肉四溅,黑与红,铁与血的颜色。格外的鲜艳刺眼,他们挥舞着刀,拼杀。他们扯着喉咙,哀嚎。白花花的肉从内向外翻了出来,流淌着鲜血。刀与肉的碰撞声中,似乎夹杂着笑声,但是背后,又不知谁寒光一刀,鲜血四溢,顺然倒下…  仓库里,被胶布蒙住双眼蒙住嘴巴的男子听着这惊心动魄的厮杀声,慌张的扭动不已。绑住他的椅子已经无法承受他的动作,顺着他倒下去。喉咙发出惊恐的低吼,在地上扭曲着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浑身早已湿透,一点一点的挪,一丝一丝的移。好不容易挪到了仓库门口,被绑住的双脚不停的乱蹬,他害怕,害怕死亡,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一瞬间,他又是深深的懊悔,不停地摇着头。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顺着胶带留下,一时间让胶带松了些许。这时候,门开了,黄毛惊惶失措,踉踉跄跄,三步两倒朝着面前的密码箱奔去,大口的喘气,一直不停的吞着口水。汗水四溅,脸上带着血。拿到了箱子更是慌忙不已,当他急急忙忙的跑出大门,看到惊恐着,扭曲着的那个人,突然心一横,拖起了他朝着外面的夜幕走去,不远处,停着三辆摩托车。他的同伴,陷于厮杀之中,不知死活。有时候人性便是如此,同甘便好,共苦,可谓笑话一桩。在慌乱之中点燃摩托引擎,对着油门一阵乱轰。他害怕,时不时回头看望,他还是害怕,连灯都不敢打开。拖着那个像狗一样的人,他贪,所以带着带着他,因为那个处于惊恐之中的他所知道的,很值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以来,恒定不变。  在一阵阵的轰鸣声中,车下的路一步一步的远去,忽然间,前方黄光乍现,刺得人的眼睛睁不开,黄毛心中一惊,急忙掉头,刚回头,身后便包抄十来个大汉,一拥而上,提着惊恐像条狗的他,按住黄毛。对面的车门缓缓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慢悠悠走过来,蹲在黄毛面前,手中点着雪茄,深吸一口。悠悠的吐掉烟雾。带着味道的话,说了出来。  “人哪,不可以太贪”  黄毛再次一惊,连忙求饶“对不起,大哥是我的错,是我瞎了眼,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吧,人我给你,钱,钱我也给你”带着哭腔,鼻涕口水一直在流,裤裆一热。身边按住她的两人一脸嫌弃。撇脸而过。  中年人惦着密码箱里面的钱,呵呵笑了一声,随后又蹲下,看着黄毛,“十八万,不少啊,出来混,信誉最重要,可是你们完这一手黑吃黑,可是有点说不过去了,放了你,我云翔以后在江湖上,怎么混。”  中年人将雪茄按进黄毛脸上,黄毛顿时大叫,隐隐约约能听到滋滋声,中年人缓缓站起来,黄毛还在大叫,夹杂着求饶声。中年人打了一个手势,身边两个汉子点头示意,从怀里摸出匕首,捂住黄毛的嘴。朝着肚子捅去,一时间无声,两人接着一刀又一刀。终于安静了,中年人擦了擦手,示意手下过来。  “老板”那人点头微鞠  “去看看锤子怎样了,把那个人带到车上来”  “是!”  当其余人回到厮杀之处,遍地哀嚎,活着的痛苦的叫着,死了的到永远安静下来。锤子捂着肚子,努力的不让肠子流出来,看到自己人来到,便干脆的晕了下去。  “快,把自家兄弟赶紧送到公司医院,不是自家兄弟的”他环绕着四周冷冷的说出一句  “杀了”  来的干脆,走的也干脆。这郊外,又恢复了他的寂静。伴着虫鸣鸟语,格外瘆人。  棋手摆布棋子,上帝摆布棋手。可谁又知道又是哪位上帝在上帝背后布下了时光,迷幻与尘埃的棋局。白天是所有人的白天,幕夜降临,谁又知道这暗影重重之中,谁在谁的背后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阳谋高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