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帝尊第二十七章 商会风云(一)(求收藏!!)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商会风云(一)(求收藏!!)

小说:魔武帝尊 作者:勤书 更新时间:2018-02-13 12:58 字数:2324
  第二十七章 商会风云(一)  听到胖子的喝声,灼江的身子骤然一僵,然后便是撒开脚丫子猛跑起来,他可不想在一大早的时候就被那些神经兮兮的人给缠上。  心里已经对算命隐隐的起了抗拒的心理。  但胖子的目标本就不是灼江,只见他的手举在身前,冲着快速袭来的折骨猛然轰出一股气墙,晃动着周围的空气形成屏障。  折骨见状,身子在空中快速后翻躲避,皱起眉头:“闲竹书院的人?”  忽然,旁边的房顶上骤然爆发出一股渗人的气息,折骨顿时大惊,快速折返回去,一把将要爆发的秋霜月抱起,几个跳跃便消失了踪影。  胖子此时才缓缓睁开眼,睡意朦胧的打了个哈欠,仿佛完全不知道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慢慢悠悠的挪回到凳子上睡觉。  “你搞什么!!放开我!!”秋霜月一口咬在折骨的手臂上,当她看到胖子身上的书生袍,她就是腾起一大片怒火,老的没来来了小的,明显就是不把他们两个魔族看在眼里,让她如何不气。  折骨忍着痛,仍由秋霜月的虎牙嵌入他的手臂中,缓声道:“闲竹书院中的七个弟子都不是常人,和他们动手只会引来更多的人,小姐,听我的,有什么怒气怨气以后再报!”  愤怒无比的秋霜月,冒火的双瞳终于是逐渐消退,闲竹座下七大弟子,即便是魔城中都有所耳闻,所以她也没有再过多的胡闹。  “但是,但是玉佩不取下来,以后就找不到他了!!”她不再剧烈的抗争,但是一想到以后要找到灼江又会十分的困难,便是有些不满足。  折骨闻言,暗叹一声,两人在城中借着清晨的迷蒙,快速在屋顶上飞跃,很快便是出了城门,落到树林中:“你在这等我,我去将玉佩取来,有什么情况就自己先走。”  一脸惊喜的秋霜月,双眸中闪烁着晶莹,仿佛是十分的开心。  “那,那你小心点。”  折骨皱着眉,浑身上下的气势仿佛是变了一个人:“放心吧。”  望着折骨的背影,秋霜月忽然间有些揣测不安的感觉,刚想开口却已经没了折骨的踪影,喃喃道:“好歹也是我的卫队长,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一路小跑当作晨练的灼江,早就发现了胖子并没有朝自己追来,心中是略微的松了口气,脚下也变得轻快许多,顺着商街一路南下,很快灼江便是看到了一座十分高大宏伟的建筑,足有他的宅邸两倍多的面积,傲然屹立在元城中央。  前后左右四扇大门,分别对应东南西北四条商街,整栋楼层足有几十米高,远远超越了周边的楼房,犹如一个傲视全场,独占鳌头的王者,楼身华丽的装饰在白天都让灼江觉得有些刺眼,用金碧辉煌来形容都有些不足以表现,而在楼顶处是一座小亭,若是能够登上去,应该便能看到元城的全景。  此时四条商街上,停靠着无数的马车和忙碌的人,只见一箱又一箱的货物不断的被搬到商会之中,让灼江顿时便是来了兴趣,果然像郑山河所说,今天有很多新东西。  “嘿,小江,这边。”  一声呼唤,将灼江的目光拉了过去,只见郑山河一身正式的丝绸锦衣,头上的发丝挽扎得整整齐齐散发油光,腰间挎剑手捏两枚玉珠,俊逸的脸上五官犹如雕刻出来一般,更重要的是他脸上的肤色好像有着一点细微的变化。  灼江走到郑山河身边,发现周围的人大多都是在外等待着,伸长了脖子想要得到第一手的情报,好在商会真正开启的时候就能马上出手抢夺,但令他在意的还是郑山河的脸:“你是咋了?抹粉了?”  郑山河微微一惊,道:“这都被你发现了?你不知道,唐氏商会每次开场,都有不少富婆会来拍宝物,这种机会要好好把握,看我,帅吗?”  “你丫是神经病吧?大男人抹什么粉?”灼江不可思议的看着郑山河,但看着看着,却忽然发现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帅气,因为郑山河的肤色并不是很白皙,而一点点的粉底改变了这一点。  “嘘,小点声,这可是瑶儿给我弄的,她说不容易看出来。”郑山河左右忘了两眼,确认没有人在看他后才放下心,说起今天的正事:“我听内部的人说,今天会有一把上古时期的神枪拍卖,我看你一直都没有兵器,到时看看给拍下了防身。”  “还有,你现在应该只是星武境吧?宫里的秋药师最近缺钱花,练了很多纳元丹丢到商会里,量多价不贵可以买几瓶,然后还有很多武技…”  “停,别说了。”灼江伸手打断郑山河的喋喋不休罗里吧嗦,忽然觉得可能是他脸上的粉,改变了他这个人的性格:“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有什么目的?”  郑山河闻言愣了一下,嘀咕道:“嘿!是啊,我干嘛对你这么好?”  灼江双手抱在胸前,冷笑出声,戏虐的看着郑山河,想看他怎么把这场独角戏给演下去。  “你看咱两都已经这个地步了,纠缠不清理不断剪还乱,干脆就对彼此好一点以后也有照应,我就先做这一回好人表示诚意了,不用谢我。”  “哦是吗?”灼江似笑非笑的看着郑山河,只见他的目光闪躲犹疑不敢和他对视,便知道这其中还有其他的猫腻,正像他刚才所说,两人的关系非常特别,因此并不需要这种那种的好意。  “好吧,其实今天单悠然也会来,所以找你当保镖。”  “只是这样?”灼江依旧不信,在这元城中,他郑山河作为龙凤头领,和那个什么单悠然的交锋肯定不会少,如果只是因为这样的话,还远远不够。  郑山河翻了翻白眼:“刚认识你的时候咋就没这么机智,你变了啊,学坏了。”  “废话,不都和你学的?”  “好了好了,也不怕告诉你。”郑山河脸色忽然间严肃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单悠然也是不能修行的人。”  “而今天,有一颗通天大帝留下的神丹出土,刚挖的,新鲜的,据说能强行重塑身躯,再造星海。”  “所以,我和单悠然两人都志在必得。”  “我得到了他会抢,他得到了我也不会让他轻易取走。”  “懂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