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祖师爷第十八章 事故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事故

小说:地球祖师爷 作者:水中未央 更新时间:2018-02-14 22:21 字数:2756
  老周在田里翻土看熵,然后又清理了一边与麦子一样无精打采的杂草,水渠快到山脚下,离这里的垂直落差不会超过二十米,如果渠里放水,就可以用拖拉机的柴油机带动水泵把水送上来,可是现在,这两亩多的麦子,耽误了这次灌溉,就算能够碰上几场雨,又还能收获多少呢。  周孩也不觉得无聊,半个上午爬上爬下,弄来一堆乱七八糟的草叶子还有根茎,看还有时间就找了块石头,坐在上面运转文华篇,许是一上午跑动带动了身体气血,此时运转功法竟然比平日要流畅许多,也试了下首阳篇,却还是一点反应没有。  老周收拾完田地已经快到中午,把锄头蹭干净,就招呼周孩准备走,在这之前还得把锄头还给石料厂。周孩连忙跟上,他一上午的劳动成果还在地头扔着呢,得去讨个袋子好拿回去。  石料厂的老板是邻乡的,在本地有些势力,在这里上工的也都是临近的村民,农闲时候来卖把子力气,补贴家用。  “老曹,锄头给你放这了。”老周冲厂里一个中年人喊了句,似乎是这里负责的人。  “好,忙完了啊,放着吧。”说着还走了过来。“这是你家小子啊,长得挺精神,就是瘦了吧唧的,得多吃肉。”  这位老曹脸色黝黑,脸上沟壑鲜明,身上头上都沾满了灰尘,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会在意。上衣一身深灰的外套,几乎被石粉盖满,都成了白色,旧西裤,黄胶鞋,倒是符合这里的环境。  “忙完了,今年这地是废了。这小子别看瘦,力气大着呢。这是你曹伯,叫人。”老周在周孩后脑推了下。  “曹伯伯好。”周孩很听话。  “这小子有礼貌,比我家的强多了,天天就知道捣乱。”曹伯伯嗓门依旧洪亮,一点听不出对自己儿子的不满。  “那成,我回了,你们忙吧。”  “行嘞走吧,我也快下工吃饭了。”  “曹伯伯,借我个袋子吧。”周孩一听赶紧喊道,他的正事还没办呢。  “你要袋子干啥。”老周表示疑问。  “装东西,我采的药,这么大一堆。”周孩指指地头,又拿手比划一圈。  “等着,我给你拿。”曹伯伯没有多问,走向一处铁皮屋,出来时候拎着个破编织袋。  “谢谢曹伯伯。”  “真是多事,瞎捡的草还说是药材。”说归说,老周也没有拦着,自己这个儿子平日里多有主见,想干嘛随他去吧。  正要走出石料厂,身后传来一串闷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喧哗。  曹伯伯率先往那个方向跑去,口中自顾喊着:“出事了!”。  老周一看,也跟着跑了过去,石料厂不大,不过一会功夫,那边已经围了不少人。  整齐码好的石堆,如今塌下一角,乱石之间有灰尘扬起,看不清里面状况。原本靠近的人正一脸惊骇,其他人则不知所措。  “老韩在下面呢。”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句,声音颤抖,带着哽咽。  “咋回事!”曹伯伯几乎是一路撞开眼前的人,待跑到了近前,正好听到这句呼喊,顿时惊得黑脸都要泛白。  “老韩,老韩他……”有人想说话,可是怎么也说不个完整。  “先别说了,救人。”老曹一看也不多问,赶快喊了一句,就自己冲了上去,奋力搬起一块石头丢到一旁,众人这也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凑到跟前。  其实倒下来的石头都并不很大,也不知道什么用途,切好了码放在这里,此刻也没人会去想怎么就倒了下来。  石料厂都是些卖力气的汉子,老周也不差,大百多斤的石块,咬咬牙一人搬起一块不算太难,可这样的石头,连续搬起两三块已是全力。  只是此刻,哪里有人会关心自己是不是有余力,搬得动就搬,搬不动的,两人合力。所有人都涨红了脑袋,脸上青筋暴露,只是想最快的挪开这些乱石,同时又小心翼翼。  不算很长时间,老韩被完全挖了出来。  所有人都很累,累的没有力气思考,没有力气说话,都只是静静的看着。  看着眼前的场景,人群里不时有呜呜哭泣声传出。  老韩蜷着身子躺在地上,皮肤青紫,暴露上面的半张脸血肉模糊;身上沾满了石粉,单看衣服不正常的塌陷,也知道他身上的伤势觉不简单;明显断掉的腿骨也让人毛骨悚然,全身上下更是有血液流出。  “这个,……”曹伯伯嘴哆嗦着,说出两个字:“傻子”。  这一幕震撼着在场所有人,老周要去捂儿子的眼睛,被周孩推开了。他不觉的可怕,或者说,躺在地上的这个人,没有让他感动害怕。  若说有一种情绪,那应该类似于伤心,类似于气愤,不解。  他刚开始也去帮着搬石头,比起成年人也相差不大,只是很快被老周用眼神阻止。可即便如此,他在旁边分明看到了那处被曹伯伯踢掉的痕迹,和一根被不知道已经被谁扔到远处的撬棍,他觉得有些奇怪,但所有人都没有说什么。  傻瓜吗,听到曹伯伯的话,他当然不会真的以为老韩是个傻子,忽然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这个男人是要以这种方式了结自己吗,可是为什么,他还不明白成年人世界里的无奈。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又抬头看了看,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老周。  周孩有些想知道为什么,可是这些大人们都只是沉默,并不去救人,就这么看着,也不说话。  “他还没死。”周孩说了一句,可是没有人理会,是还没死,但是这是在山腰上,而且老韩他,活着又能如何。  老周将手拢在他的肩膀,往自己身边带了带,然而周孩却生出一种不甘,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甘,但就是不甘。他不甘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陌生人就这么把血流干。  “我能给他止血。”周孩又说了一句,看着老周。他心中忽然就冒出这么个想法,莫名其妙,却又实实在在。  这感觉他并不陌生,在过去的几年里不止发生过一次,倒也不觉得奇怪。  曹伯伯转过头,眼中闪烁,那里面掺杂了太多东西,有惋惜,有失望,有无奈,有怀疑,最终所以的意味都消失不见。  曹伯伯最终也没有说话,转身往铁皮屋走去,不知道要去干什么。  “爸。”周孩抬头看着,眼中是坚定,是期盼。  老周不相信这样的人还能救,更不想让儿子沾染这种事,可是不许的话,却是如何也无法说出口。  其他人也没说什么,他们还没从冲击中缓过神来,没有力气去提出什么质疑,而且,也没有必要。  周孩扭头看了一圈,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了,那个人就快要不行了啊。转身跑到地头,抱来了自己上午采的东西。  挑挑拣拣,周孩从那堆东西里面拿出三样,一把叶子,几朵花,还有几节白嫩嫩的根茎,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选这三样,只是按照心中的某种指示,将三样东西用两只手攥在手里,挪到老韩身体上方,然后又看了看老周。  见老周勉强点了点头,就见他双手一用力,两手间便有汁液渗出,滴在流血的伤口上,实际上,却是在用真气将植物里面的汁水挤了出来。  撒开手,手心里干巴巴的一把草,却是依旧完整,如经过深秋里的风吹日晒。  这些药材的药效确实不高,但那是对于一般熬制而言,周孩如此做却是能最大程度的将药效全部发挥。  如此反复几次,终于把老韩体表可见的伤口处理一遍,周孩头上有汗珠滚滚滴落,而早先处理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这也是老韩身上的伤口虽多,都不算很大,而且并没有伤到主要动脉,否则单凭这些药材能否止血还真不好说。  而在旁边仔细观看的老周,心情可谓复杂,看着儿子的手段,他感到不可思议,感到自豪,可同时有种不真实感。  这种不真实感让他感到害怕,他想起村里的一些流言,有些害怕去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拥有这么个儿子,甚至有一瞬间想要阻止他,带着他回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地球祖师爷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梦之城娱乐